首页 > 要闻 > 民生 > 正文

揭开合肥“蛊惑仔”内幕
2015-05-31 15:40:51   来源:智闻网   评论:0 点击:

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蛊惑仔》风靡大陆及港台地区,连续拍了7部续集,创造了高票房收入 在安徽合肥就有这么一帮打打杀杀的人,他们持枪行凶、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形成了危害一方的涉黑组织。 成为合

    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蛊惑仔》风靡大陆及港台地区,连续拍了7部续集,创造了高票房收入.


    在安徽合肥就有这么一帮打打杀杀的人,他们持枪行凶、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形成了危害一方的涉黑组织。


    成为合肥涉黑第一案的胡斌案是公安部挂牌案件,被列为去年全国打黑六大案件之一。


    合肥警方经过一年半的艰苦侦查,共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57名,其中胡斌团伙成员34名;缴获各类枪支19支,子弹19发,刀具20余把;收缴约200万元赃款及团伙头目乘用的车辆6部;破获各类刑事案件66起;而且还铲除了另外一个恶势力团伙。


    2005年月1月14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5项罪名判处胡斌死刑,判处陈三毛有期徒刑20年、罚金100万元;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朱庆凯无期徒刑;其他被告分别被判处19年至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生日派对上的风波


    2003年2月10日晚,安徽合肥“今日世界”迪厅。


    那天是合肥黑道有名的老大胡斌的生日。胡在迪厅包了一个最大的包厢,邀请手下的弟兄们热闹一番。


    弟兄们当然不会空手赴约,他们有的买来高档皮具,有的送名牌羊绒衫,有的干脆包个红包,最少的也给了1000元。老大当然也不会亏待弟兄们,他没准备生日蛋糕,而是送给弟兄们一份特殊礼物―――一粒蓝色的小药丸,吃完后让人飘飘欲仙。


    一帮人正在疯狂,包厢门突然被撞开,进来几个手持刀枪的人,一看到胡斌,几个人都愣了,扭头就走。


    “老大的场子你们也敢来搅,不想活了?”胡斌手下几个人冲出门去,追上带头的小宝一顿暴打,若不是旁边有熟人拉住,小宝当晚肯定要被“废”了。


    事后,胡斌让人送来4万元钱堵他们的嘴。小宝开始不愿意收钱,胡斌带话给他说:“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受伤的小宝等人迫于胡斌的淫威,忍气吞声,没有报案。


    一起伤害案件就这么悄无声息了结了。


  “三大战役”得天下


    胡斌是土生土长的合肥人,他和张以平(另案处理)一起由扒窃起家,凭着两次被公安局劳教的经历,在“道”上渐渐有了些名气,周围慢慢聚集了一批两劳释放人员。通过三大“战役”,胡确定了他在当地的江湖“老大”地位。


    第一“战役”打的是当时合肥各路诸侯中势力最大的张宏、丁四海,他们曾号称是合肥的“精锐部队”。1999年10月8日晚,胡斌和张宏在真爱迪吧喝酒。席间,张宏以老大哥的口气数落胡斌,引起胡的不快。当时他孤身一人,没敢发作。之后胡找借口溜出来打电话找来张以平、胡郭峰、李文、张军等人。这些人冲进去二话不说拿刀就砍,将张宏、丁四海砍翻在地。此次事件之后,张宏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转入正行做生意,从而偃旗息鼓了。


    砍翻“大佬”张宏,胡斌、张以平以胆大和手辣名扬江湖。


    2000年9月30日,张以平得知他的对头刘宏伟住在天龙宾馆,邀胡斌带人和家伙赶到宾馆,几个人冲进去,胡斌持枪抵住刘宏伟的头,朱庆凯对着刘的膝盖开了一枪,张以平持刀上去猛砍刘宏伟几刀,胡郭峰和李文还将与刘宏伟同房间的邓卫兵等人砍伤。事后经法医鉴定,刘宏伟属重伤,其左膝损伤被评定为六级伤残。公安机关介入侦查时,因刘宏伟当时在医院抢救,没能及时做出笔录。胡斌很快通过中间人给了刘宏伟一笔不菲的医药费,刘宏伟遂向警方报了假案,之后销声匿迹,使警方的侦查被迫中止.


    第二“战役”再度得胜,胡斌等人开始称霸江湖。


    第三“战役”的打击对象其实是胡斌曾经召之即来的兄弟、巢铸帮的骨干―――朱晨明。朱晨明外号小明子,因为为人义气,道上的朋友都愿意给他面子,这引起巢铸帮另一重要人物朱庆凯的嫉妒。朱庆凯当时欠了外债七八十万,急需树立威望,好让债主对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挑来挑去,将打杀的目光瞄向了朱晨明。他请胡斌帮忙去教训朱晨明,胡一口答应下来。


    打朱晨明的消息很快传遍合肥黑道,朱庆凯果然达到了预期目的,由此也让胡斌的威望和声势达到了顶峰。


  枪声划破夜的静谧


    2003年3月22日凌晨零时20分。胡斌团伙4号人物胡旭东从大通路润发茶楼收到12万元的赌账,准备送到陈老岗赌场中去。因为离得近,胡旭东一手掐着6万元就出了门。


    下班的公交车沿着大通路南、一环路边停了一溜上百米,胡旭东拐上一环路后就觉得背后有人跟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突然,迎面闪出来两个人,手里端着锯短了枪管的双管猎枪,对着胡旭东喊:“别动!”胡旭东以为遇上了打劫的,把手上的钱往胸口一举,“朋友,要钱拿去。”


    “别废话,今天老子要废了你!”胡旭东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砰”的一声,身后枪响了。胡旭东感觉屁股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脚下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路边绿化带旁。


    冲过来的两个人拿刀对着胡旭东猛砍:“妈的,叫你跑!”后面持枪的人对着胡旭东腿弯处又开了一枪。胡旭东隐隐地看到走在最后面有个一瘸一拐的熟悉身影,心里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眼看胡旭东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持枪人挥挥手:“闪!”几个人钻进路边一辆桑塔纳飞驰而去。5分钟后,巡警和瑶海公安分局以及大通路派出所的民警陆续赶到现场,胡旭东也被送进医院抢救。


    受害人身中两枪,手脚筋被砍断,被抢走现金12万元,“3?22”枪案在合肥引起不小的震动。省市各级领导纷纷作了“迅速破案、严惩凶手”重要批示,省公安厅刑警总队也派专人到合肥指导督战。合肥市公安局成立了由市局领导挂帅、以刑警支队为主的专案组。


    “3?22”枪案因为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而先后被安徽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列为挂牌督办案件。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合肥市公安局决定实行专案侦查。谁知这一查竟查出个惊天大案来!


  抓小放大破“3?22”


    一接触案情,专案组就觉得此案有些蹊跷。受害人胡旭东报案称是拦路抢劫。既是抢劫,为何抢到钱后还要对胡痛下毒手?2002年才从监狱里出来一直无业的胡旭东哪来那么多钱?他拿着这些钱深更半夜要到哪里去?


    随着调查的深入,两股人数众多、组织严密、有着较为稳定经济来源的黑恶势力展现在办案民警面前:胡斌、朱晨明各自的团伙都已形成多年,在合肥有一定根基,团伙成员多数有前科,社会关系复杂,长期以来靠持枪伤害、开设赌场、欺行霸市等手段非法聚敛了大量资产。


    专案组在调查中发现,“3?22”案件不是一起简单的持枪抢劫案,而是两股黑恶势力火并。朱晨明在拿到胡斌、朱庆凯“赔偿”的18万元后,先到上海疗伤。从上海一返回,他即到淮南找人、筹枪,准备报复。专案组决定抓小放大,暂不惊动胡斌一方。他们一方面加紧追捕朱晨明,一方面将目光盯住朱晨明在淮南的狱友。


    2003年6月18日中午,专案组在铜陵一家饭店将正和狱友推杯换盏的朱晨明抓获,但朱拒不交待同伙是谁,专案组不得不想办法从外围突破。6月30日,专案组在甘肃嘉峪关抓获“3?22”案件重要知情人、朱晨明的狱友王道清,才使朱晨明交待了作案过程,案情水落石出。


    7月12日、13日、14日,专案民警陆续将朱晨明团伙重要成员、参与“3?22”案件的尹银、方纯明、曹怀师、薛奎、杨明缉拿归案,收缴了3支枪、7把军刺、4把砍刀。之后,骆进、王以刚、朱小罗等8人又先后落网,“3?22”案件成功告破!


  上海逮住“黑老大”


    然而,“3?22”案件的侦破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专案工作的重心开始转向胡斌。


    尽管侦查工作是在秘密中进行,胡斌等人还是“嗅”出了点什么,四散逃窜。他们躲起来观察动向,眼见警方忙着抓捕朱晨明团伙成员,胡斌及其手下人慢慢放松了“警惕”。2003年8月10日下午,患上重感冒的朱庆凯想偷偷潜回美湖小区屋内打吊针,被守在门口的民警悄悄“请”回了专案组。


    老大“跑反”,夫人寂寞难耐,与人约好晚上一同到琴港文艺广场寻欢作乐,谁知被不识相的保安拦住,胡斌的老婆许鹃叫来刘军、汤秀正等人同保安打了一架。没有老大撑腰,这场架打输了,“110”出警把双方带到派出所处理。从医院病床上逃走避风的胡旭东知道后积极筹集刀枪、人手,准备到琴港扳回面子。许鹃不想在胡斌离开的时候胡旭东再出事。她约胡旭东到市中心一茶楼喝茶消气,谁知胡旭东一出门就被专案民警带走了。


    9月17日,胡斌涉黑组织6号人物周永忠在合肥市东怡酒店一楼茶社被擒。警觉的胡斌觉察出不对劲,带着老婆离开了合肥,致使专案侦查一度陷入僵局。


    很快,专案组得到消息,胡斌和老婆一起躲到了上海。9月29日,赶赴上海的专案组在上海警方大力配合下,对胡斌租住的复兴路一栋楼房进行24小时守候,但屋内却始终没有人出来。民警轮番上阵,困了就在车里猫一会儿,饿了就啃方便面,喝矿泉水,与屋内人较上了劲。


    10月3日中午,胡斌的老婆突然出现在守候民警的视线里。她和一男子一道出来买饭,民警从两人拎着的方便盒分析,屋内应该还有一至两人。沪皖两地民警冲进去高喊:“警察,都不许动!”屋内一名男子立即接话道:“我是陈先进,我有身份证。”其实当时民警并没有提出要查看身份证。看到合肥警方的熟面孔,胡斌低下了头。原来他在外逃期间,一直使用他哥哥陈先进的身份证,因兄弟俩长得像,瞒过了警方检查。


  胡斌团伙“全军覆没”


    胡斌涉黑组织的主要经济来源是赌场收入,考虑到收集证据的需要,专案组决定趁热打铁,端掉陈三毛开在陈老岗的赌场。


    10月6日下午,专案民警获知陈三毛在新安国际大酒店喝茶,立即赶过去。他们悄悄拿照片比对着茶社里喝茶的人,没发现陈三毛。正准备撤离时,拐角里出来一个发福的中年人,热情招呼一名专案民警喝茶。民警很纳闷:“这人我不认识啊?”就势搭话说:“现在生意怎么样?”中年人回答:“赌场我现在不搞了。”仔细瞅瞅,这不就是要找的陈三毛嘛!


    民警将计就计,借口茶社杂乱说话不方便,不愿坐下来喝茶。陈三毛连忙说:“那我们去洗个澡。”说完他和身边人打了个招呼,夹着包跟专案民警上了警车。


    赌场那边得知陈三毛和民警去“洗澡”的消息,还以为是陈老板又花钱把事情摆平了,晚上又开张了。10月7日凌晨2时许,专案民警在浅水湾歌舞厅包厢内将正在开“水箱”分钱的赌场股东孔祥金、孙礼明和工作人员刘军抓获。这之前,赌场另外一个股东齐建平已被专案民警控制在大拇指宾馆内。


    胡斌团伙其他成员这时才明白警方动了真格的,于是全作鸟兽散。专案组开始了长达半年之久、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的艰苦追捕。


    2003年10月24日,胡斌团伙主要骨干王斌在浙江杭州落网;11月21日,专案组抓获胡斌团伙骨干孙邦胜、陈涛。2004年1月至3月,专案组先后将胡斌团伙涉案人员陈先树、杜超、汤秀正、朱亚光、李文、张军缉拿归案。3月4日,专案组在广州将胡斌团伙骨干周曙光抓捕归案时,和其一起外逃、被蜀山公安分局上网追捕的持枪重伤害案嫌疑人卜强同时被擒。3月19日,专案组在上海抓捕胡斌团伙骨干成员胡郭峰时,还顺手捞了一条“大鱼”―――和胡郭峰一起外逃、被新站公安分局上网追捕的“2002?11?3”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谢爱民也被带回了合肥。至此,胡斌涉黑组织被彻底摧毁。


    警方铲除这颗“毒瘤”后,合肥市民奔走相告,拍手称快。
 

智闻网-www.zhinews.com】

相关热词搜索:合肥 内幕

上一篇:小矿主自曝“圈煤”黑幕
下一篇:重庆伴游公司内幕调查

把文章分享到: